后宫杖刑
16445
Anonymous
2 weeks before
10598 Views

已经打过二更了。冷中原也有一盏小油灯,但是点了又有什么用呢?两个失去了尊荣地位的庶人,在空荡荡的小屋里,相对无言,只能是断肠人看断肠人!躺下睡罢,如果能睡着,说不定还可以暂时忘记这悲惨的处境。“乒乒乓乓”的声音,把炕上糊糊的王、萧二人惊醒了。随着“哗啦啦”一阵砖石响,封闭(冷)门的被扒开。烟尘散处,几盏灯照引,武昭仪,不!武皇后--明天就要颁册了--手中绢帕掩着口鼻,在两个内监,六个的簇拥下,袅袅婷婷地走了进来。小小的房间立刻变的拥挤起来。

 自从得到密报,说当上午今来过冷,并且和里面说了话,武立刻警觉起来。看来这个小皇“弟”--李治比她小四岁--还和她们藕断丝连啊!仔细盘算之后,她决定立即去见皇帝,当面和他摊牌。柔懦的李治在大姐姐老婆的严厉指责下,顿时慌了手脚。只顾一个劲儿的表白自己,说只是无意中路过,顺口安慰了她们两句,决无他意。最后扔下一句:“此事由梓童处置罢。”就借黄门递奏本的由头,脚不点地的跑了。

 既然天子有“诏”为防夜长梦多,武后便连夜带人来“看望”这两个几乎被遗忘的人。灯不房间照如白昼;其实比白天还亮。自从被打入冷,没几天就有人来砌死了房门,只留下一个小窗口送饭和倒便桶,所以这屋里昼夜的光线并无多大分别。现在本已经适应了昏暗的眼睛,被雪亮的灯光刺得好一阵睁不开。待二人勉强能睁眼看时,才发现武正在自带的绣墩儿上,笑眯眯的看着她们。

 王氏,曾经的皇后,如今的庶人,和现在的皇后对视了一眼,就平静地又侧躺了下去。她现在真个是心如止水,甚至是心如槁灰了。萧良娣从来就是个不服输的人,现在对头就在面前,更加不肯输了气势。她雄赳赳地正襟危,两眼直定定的看着那个险恶的人。武后心里好笑,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。这算什么?和我比,你也配!和蔼从来就是强对弱的恩惠,现在你们在我的手心里,发狠?哈哈哈!她几乎失声笑了出来。

 “二位姐姐(她俩都比武氏小,但获宠在先)一向可好?”皇后笑着问候。王氏依旧无动于衷,仿佛睡了。萧氏鼻子里“哼”了一声,仍然怒目而视。武后站了起来“圣上口谕,庶人王氏、萧氏接旨!”圣旨到,王、萧二人不敢怠慢,连忙起,整顿了服,口呼“万岁”跪倒听宣。“查废后王氏,废妃萧氏,自获谴以来,不思自省,反心存怨望,诽谤朝廷(真是‘哪儿的事儿’啊)。罪不容赦,着即赐死!皇后武氏,带朕便宜处置。钦此!”王氏叩头谢恩,然后平静地站起,仍旧一言不发。

 萧氏跪在地上,愣了半晌,厉声问道:“这究竟是谁的意思?”武后款款地下,慢条斯理地道:“萧氏,你还没有谢恩呢;难道你想抗旨不成?”萧氏恶狠狠地盯着她看,半晌才勉强磕了头起来。武后冷笑道:“当今皇帝的口谕,哀家也不敢违抗,就请二位准备准备,上路吧。”萧氏厉声喝道:“武氏!今天落在你这鼠辈手里,我们有死而已。你这妖狐媚惑主,陷害我们,我死也不会放过你!来世定要变只神猫,世世咬你这死老鼠的喉咙!”

 武后“嚯”地站起,秀眉一挑,便要发作。想了一想,又下去,招过一个内监,附耳吩咐了一阵,那内监转带四名出去了。不一会,脚步杂沓,那内监跑了进来。后是抬着两桶水跟着。武后幽幽的道:“二位姐姐好久没有沐浴了吧?等下好好洗洗,干干净净的好上路。”说着,将头微微一摆,手下人心领神会,对这两个失了势的人还有什么客气的?立即冲上去,七手八脚把王、萧二人扒了个光。王氏虽然早料到今天没有好下场,但是这样被剥的光猪一样,尤其是在这些昔的奴才们面前,心里毕竟还是觉非常羞的。然而在檐下,毫无还手之力,只好恶狠狠地看着武后。那边萧氏早已骂不绝口--骂归骂,照样扒成了光溜儿。

 武后扫了眼边的内监,那人赶紧尖着嗓子喊道:“你们都是死人吗?还等什么?!”众人得令,急忙冲上去把萧氏按跪在地,一个内监提起水桶,将刚打上来的、冰凉的井水,从萧氏头顶直浇到脚下。趁她被冷水顶,心神错谔的瞬间,早有人拾起地上的一件小--也不知道是她俩谁的--住了她的嘴。萧氏用力挣扎,无奈心有余、力不足,只能干瞪着通红的眼睛,鼻子里发出“嗯嗯”的愤怒的声音,被按趴在肮脏的地上。有人也把冷水淋在王氏上,她打定主意,逆来顺受,一言不发。

 武后清了下嗓子,看着王氏,这个把她召回中的人,心里五味杂陈。然而,她是个注定要做大事的人!片刻的犹豫之后,她下令:“本奉圣上口谕,赐王、萧二罪人死!来人,将她二人各杖一百!”左右答应一声,又有人上去把王氏也按到地上,随后,屋外又进来四名手执刑杖的内监。王、萧二人久在中,自然晓得杖刑便是打PG,平常都是自己打别人,今天轮到别人打自己了。王氏鼻子一酸,两行屈辱的泪水夺眶而出。萧氏嘴被住,不能破口大骂,恨得以头碰地“咚咚”有声。

 武后存心气她,道:“姐姐不必如此。圣上赐死你们,你磕头求我也没用啊。”一席话,把萧氏气的脸都绿了。因屋中窄小,武后又命将萧氏拉到院中行刑。若说对王氏还略有恻隐,对萧氏就只有幸灾乐祸了。她命人将绣墩儿移到门口,得端正,吩咐左右行杖。们把灯笼举的的,照着萧氏雪白的大,特意选来的内监们按紧二人的手脚,挥起了刑杖。萧氏自进冷,今天是头一回见天--不对,是天“月”还没来得及好好呼一下自由的空气,内监手中的刑杖已经挟着风声,重重地打在她右边的上“啪”的一声,清脆响亮。

 今天内监拿的,不是平时责罚、太监们用的竹蔑,而是专门用于“杖毙”之类酷刑的重杖。这种刑杖由硬杂木制成,长六尺五寸,其中有四尺长的状手柄。杖头类似船桨,长二尺半,宽四寸,厚一寸,外面用油漆涂成黑。每杖净重五斤。这样的大家伙,一杖下去,几乎覆盖了萧氏整个右半边。左杖抬起,萧氏上的停顿片刻才弹起来,她的体也随着了一下。不等她哼出声来,右边的刑杖又重重地打在左边上。这几个内监本来就是里专门负责刑罚的,其手下的准头、力度,远非一般的随侍太监可比。两杖下去,萧氏的便肿了起来,在摇曳的灯笼照耀下,闪烁出金红的光晕。

 屋里的王氏也好不到哪儿去。她虽然平时待人还算和气,但是今天来的全是武后的心腹,对武后的心思吃得很透,因此照顾起她的来,便格外的尽心。这王氏出名门,自幼读书识礼,雍容谦和,入后母仪天下,只有她打别人的份儿,何尝被加过?今天这场苦楚真是飞来横祸。才吃了四、五记,便觉得有点扛不住了,连喊“且慢!”毕竟是前皇后,内监停手看她要作什么。原来这王氏虽然生的柔弱,却是外柔内刚。她不愿在武后面前出声叫唤,就低声对按她手的道:“可否把我的嘴堵起来?”莫名其妙,要知道这些下等,天天伺候主子,有几个上没挨过板子的?挨打时喊叫几声,也可略分心神,减少点痛苦的。王氏却自己要求堵嘴硬,实在奇怪。她抬头看看武后,武后也听见王氏喊停,正回过头来。王氏声音虽低,她倒也听见了,虽意外,还是点点头准了。

 打到将近三十板时,二人上的皮都已绽裂,王氏已经晕死过去两次了。萧氏虽靠一怒火撑着,却也疼的扭,俩内监竟然按她不住,只好又上来两个,把她四肢“大”字形扯开,牢牢按在地上。打到五十板上,萧氏终于捱不过,也昏死过去了。王氏两血模糊,上汗水和着血水,早已死而复苏几次了。武后命令暂停,取水来泼醒二人,好让她们仔细体会一下为鱼的受。下边忙又跑去打来水,兜头浇下,连泼数次,两人才哼出声来。王氏浑不停的搐,萧氏清醒后仍然对武后怒目而视。萧氏本是个擅舞之人,长非常标致,大,细腿长,颇受皇帝的宠。这两团风情,当不知承受了多少恩泽,今天却被武后一顿无情的板子,生生打成了两摊酱。武后非常开心,看着萧氏的样子,突发奇想,命人去厨房些盐来。这些近侍连头发丝都是空的,何用再吩咐,立刻有人跑去抱了盐罐回来,还举一反三地捎了包辣椒面。来到且近,不用主子下令,早有手疾眼快的上去,抓了盐和辣椒面,就往萧氏皮开绽的上去。萧氏闷嚎了一声,体僵硬,两眼上翻,一热溅到扯她腿的内监手上--她又昏过去了。

 王氏趴在地上,眼中泪,心里暗暗叹气。想当初,为了巩固后位,自己撺掇皇帝把这个人接进来,分一下惠妃的宠。谁料想,这个人表面上对自己低声下气,百依百顺,背地里却无时无刻不在算计自己。惠妃倒是不再专宠,可自己也疏于防范,最终落入她的圈套,被打入冷。今天的下场,完全是咎由自取,现在是悔之晚矣。上的阵阵刺痛,让她无法再想下去了。她不知道自己是否能捱完这一百大板;捱完了又怎样?既然早晚都是个死,还不如现在就死了,也可少受些屈辱。

 然而武后不想让她们这么快就死!她还没玩够呢。武后命人重新泼醒萧氏,且不打她。把王氏拉到门口来,让她伏在门槛上,在屋中,朝外,正对着萧氏,当着她的面打PG。萧氏看不见自己的,但是武后非常体贴地给她找了面“镜子”好让她充分发挥想象。看着昔皇后的,随着刑杖的起落血横飞,萧氏眼中几乎出火来。王氏虽不如萧氏丰,毕竟也是养尊处优的人,而且未曾生育,尽管年近三旬,还是细皮,保养的很好。白的后背、大腿,肌匀实。现在已经打烂,大腿还是完好无损的,武后看着心里很不是滋味。旁边的内监察言观,忙命掌刑的内监,别光打PG,腿也不要放过。

 足足一百大板打过,王氏从后到腿弯已找不出一处完整的皮。开始还能听见王氏痛苦的呻吟,打到后来,几乎三、五杖就要昏死一回,一个索半跪在她边,不停地向她头上,上泼冷水。武后原还怕这一百大板结果了她;她可不想怎么快就死她们,却也没想到这王氏的生命力如此顽强。她自然不知道,所谓“打死”、“杖毙”之类的项目,是有着极的技术含量的。她只说“杖一百”数目没到,内监怎敢轻易让她就死?仅仅这样打PG,就是打上三、五百,也未必能打死人;据说体素质好的,上千记都过去的也有呢!武后歪着头出神,旁边的内监和也不敢惊动她,反倒是萧氏的骂声把她从遐想中唤醒了。

 通过不懈的努力,萧氏终于把在嘴里的小吐了出去。她尽量抬起头,对着武后破口大骂。事出突然,按手的两个内监一时不知所措。还是掌刑的内监反应捷,挥手一杖,正击中萧氏的左腮,由于用力太大,把萧氏直接又打昏了。对于突然的变故,武后保持了相当的克制;宽容从来就是强者的专利。不仅如此,她甚至还有了让萧氏继续辱骂的想法--她向来不和别人在嘴上争短长。毕竟现在在上的是她,地上那个光着破口大骂的人,没有丝毫反抗的余地,自己想怎样处置她就怎样处置她。虽然这想法不能说出来,但是对打昏萧氏的那个内监,她也隐隐的有些不--打死了咋办?!

 她还不想让这俩人就这么死了。本来今天她的目的就是要死这两个对头,可是萧氏的咒骂发了她那天中那份残忍;“不能就这样便宜她们!”想到这儿,她赶紧命人去看萧氏怎么样了,当得到回报说还没有死,她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,命令把人醒。萧氏苏醒过来,这一击把她左半边牙齿都打掉了,舌头和腮颊肿得老。这是个不屈的人!她张嘴吐出了和血的牙齿,挣扎着寻找到武氏的方向,撑起上,继续咒骂,只是声音低了许多,而且有些含混不清。

 没死就好!武后制止了要去堵嘴的,命人再去打水来,好好清洗萧氏糊辣椒面和盐的烂。两大桶水浇下,萧氏本已经麻木了的又恢复了知觉--对她来说未必是好事。武后平静的声音听不出丝毫的愤怒“继续行杖,--可别打死了她。”对于掌刑的人而言,犯人的死活全凭上头的一句话。要死的,别说一百,就是十杖结果也不是问题!要想让人活着遭罪,打上一千都不会给你昏过去的机会。既然上头的意思明确,那萧氏的命运就可想而知了。刚才是正常打,现在可要“认真”打了。

 刑杖落下的风声小了许多,但是萧氏上传来的疼痛却强了三分。清理干净的两瓣上,三、四指长的伤口就有八处,一棱一棱的肿起来,小的就不用提了。鲜红的血向外翻着,本来被盐和辣椒面一煞,血已经止住了,现在受到新的打击,鲜血又“汩汩”地涌了出来,被刑杖带的到处飞溅。因为武后下令“不许打死”所以两个内监落杖时十分小心,每一下都准确地落在尚未绽裂的皮肤上--这是技术,勉强不来的。每打一记,都要略微停顿,看一看萧氏的反应,同时也让她仔细体味上的受。

 武后冷冷地看着。萧氏已停止了咒骂,代之而来的是一声声凄厉的惨叫。再怎么倔强,毕竟是血之躯,体的痛苦,最终击垮了她的意志。在这两个技艺超的内监杖下,上的疼痛越来越难忍受,可是神志却越来越清醒--她这时倒盼着自己能昏死过去,好暂时离这无尽的痛苦。但是既然关照过,那她的愿望就只能是痴心妄想了。“七十八、七十九。。。 。。。”随着刑杖打在上沉闷的“卟卟”声,她嘴里由开口的惨叫,逐渐变成咬牙的呻吟。冷汗顺着体了下来,在微寒的夜空里,搐的体上居然笼罩了一层蒸气。

 最后的二十板,萧氏差不多就剩息了。虽然喊叫的力气没有了,上的巨痛却丝毫也没有减轻的意思。每次刑杖打到上,随着肌机械地想夹紧,她都能受到心脏也跟着紧缩。两瓣丰腴的血飞溅,被打的几乎出了骨头,大腿和际间的隆起消失了,侧面看去,仿佛大腿直接长在上一样。一杖又一杖,痛苦似乎永无穷尽。尽管她不想向眼前这个人屈服,但是体已不受自己意识的支配,不知不觉间,她的裆间又出了一些,幸亏武后没看见,不然她真是生不如死了--其实这正是她现在最真实的受。

 两该内监拖起地上的萧氏,向她禀告:“萧庶人行杖已毕,请验刑。”武后看了一眼,连忙别过头去,皱着眉因,用手帕捂住了嘴,强行克制着没有吐出来。萧氏头垂在前,血淋淋的两条腿无力地拖在地上,风情万种的已经没有了,原来的位置现在是个大大的血窟窿,隐约着骨头。内监见反胃,忙把人拖开去。她调息半晌,才正子,心里暗道:“看你还跳不跳舞了!”(萧良娣以擅舞见宠)抬头看看漆黑的天,耳中传来击柝的声音--快五更了。

 夜风吹来,一丝透骨的寒意,让她微微打了个冷战。“不能再犹豫了。”她心念已定,吩咐内监:“这狐媚子惑主上,罪该万死。你们去取两只酒缸来,将这两个人剜目割舌,截去手足,泡在酒里。不是都说她人心神吗?哀家索让她们醉入骨髓去!”这些内监大都是心理变态之人,一声令下,更不迟疑,抬缸的抬缸,搬酒的搬酒,磨刀的磨刀,忙个不亦乐乎。这天凌晨,中很多人都听见了一阵阵凄厉的惨叫。。。 。。。

 数后,王、萧二人死。后命肢解其尸,并赐王氏姓“蟒”萧氏姓“枭’。从此以后,终武周一朝,中再也没有养过猫。。。 。。。


Recommen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