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次进入的 是张瑞的身体
5841
Anonymous
6 months before
6779 Views
字数:5244   昨天夜里,我又喝多了。已经不知道是多少个日夜,我沉溺于酒精和尼古丁 中无法自拔。生物钟已经完全颠倒的我,白天在睡梦中度过,晚上做完短工就开 始喝酒。现在的我很难受,浑身酒味。头晕得睡不着,便一个人走出了家门,在 临晨的街道上晃荡。   深蓝的天泛着一点白光,空气特别冷,就是这样的时候,人们都在安心地睡 觉,而我踏着沉重的步伐游荡。点燃一支烟
Register free now!
Advertisements
Recommend